深蓝的二三事

只是想起你的模样,就好像听到你说“今生就此别过”。

You know we can’t go back[oasis]

You know we can’t go back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我认为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塞林格

 

Liam从睡眠中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有点不清醒。房间里没有钟表,但透过窗帘的缝隙还是能看到外面灰蓝色的天空。还早。他想。毕竟这是十一月的曼彻斯特啊。

 

床的另外半边应该有人的,至少在他睡前是这样,现在却空荡荡,只剩床单上的小片温度。Liam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抓了抓头发,冷空气让裸露的皮肤微微瑟缩,他换了个姿势整个人朝下陷在床单里。楼梯上有不算轻的脚步声,但能听出来是刻意压低了的,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太好,特别是在视觉感官变弱的时候,一点响动都被放大。然后Liam听见Noel走进厨房。

 

冰箱门被打开的嗡嗡声,包装袋被扯开的嘶拉声,餐刀拎起又放下的的磕碰声,灶台被打开的啪嗒声,磕开蛋壳的清脆碎裂声,油锅翻动的滋滋声以及面包机烤好面包的叮咚声。不变的Noel的早餐花样。烤面包加煎蛋,有时候配咖啡,有时候是橙汁。单调的像Noel本人一样,十几年如一日,然而Liam从来都懒的抱怨。也有可能是因为单就做饭这件事他也并没有什么抱怨的立场。

 

他们两个在做饭上如出一辙的一团糟。Liam的水平只停留在将面包塞进面包机,而Noel至少还会煎个蛋,这也都是在Liam的耍赖吵闹中学会的。很年轻很年轻时的他热衷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为难大他几岁的哥哥。胡搅蛮缠吵闹打架甚至更激烈的方式。他也有心血来潮说过想养盆随便什么花或者仙人掌也可以的时候,但被烦透的Noel只是皱着脸嚷嚷“你他妈的连自己都养不活”。

 

就是这样。

 

Liam有时候也会偷偷摸摸地想,如果他和 Noel 不在同一个乐队,甚至他们都不是兄弟,就是这样两个人,碰见了还会吵得不可开交吗?答案是肯定的,但他心里隐隐又不喜欢这个答案。这矛盾的感觉就像他在冬天半夜醒来想去厕所,却因为只穿一条内裤懒的跑下床所以只能憋着一样,因为他同样不想给Noel逮到叫自己“裹着被子的毛毛熊”的机会。

 

他说不上来他俩现在的关系朝着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这样安静的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状态要追溯大概也要回到二三十年前吧。但事实是他得承认他们看上去没有外界传得那么糟,相反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像是圣诞节会发发短信这种,或者极偶尔如现在,不吵架在同一张床上醒来。

 

这像是回到了一个合适的节点却又不像。

 

Liam记得Noel在采访里说过,如果Liam开口问的话他当然愿意为Liam的新专辑写首歌,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他也会很乐于看到Liam 重新回来。但是当然,他不会开口的,他们俩都心知肚明。至少不是现在。

 

食物的香气飘过来的时候Liam有点没出息的弓起身子在床上咽了口唾沫。其实他也不很饿,只是这味道过分的久违了,闻起来容易给他一个关于Noel 的错觉,或是带着错觉的Noel。单调又乱糟糟的,更年轻的Noel。

 

他想起1997年曼彻斯特的夏天,五点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清晨空气里的凉意还让人有点瑟缩。早上有煎蛋,烤焦的面包,还有心照不宣交换的亲吻。

 

他想起年轻的Noel,垂下头的时候眼神总带着点困惑,那个时候他脸上还没有这么多皱纹,他也是。他们那时总吵架, 吵得最凶的时候几乎要打起来。他想起1997年的自己,他不是特别清楚地记得其他无谓的细节,只想起来大多数乐队之外的时候,一条旧的长沙发,两个人把脚收起来肩膀贴着靠在一起,怀里是炸薯条和啤酒,电视机里是Manchester City。

 

他想起自己在舞台上摇着铃鼓时,镜片下的目光会偷偷溜到他哥哥身上,而那个混蛋会在拨动琴弦的间隙里花很短的时间抬起头瞅他一眼。其实他已经不太记得那些交换的眼神里饱藏着什么意味了。

 

他想起自己甚至听了《You know we can’t go back》。

 

黑暗里他听见有人走过来于是缩起脖子埋在被子里装睡,脚步声在床边停了很久,久到他觉得自己就快要忍不住从被子里探出头,一只手轻轻伸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是一个迟疑的停顿。没有吻。

 

他们有好些年没有过亲吻,但Liam知道那些感觉还在,即使他们有这么多矛盾,即使那是个停顿没有吻。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混混沌沌里Liam依旧觉得有点困,他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等着听Noel开门离开的声音。他知道没有什么会改变,而这样未尝不好,只是他们也许可以尝试一段新的合理的关系,就从一个吻开始。

 

End

 

后记:

想写一个克制一点细节一点没有对话没有多余的小场景,可能都算不上故事,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又难免在描述的过程中有拖沓有偏离。我在尽力思考到底该把他们塑造成彻头彻尾的两个混蛋还是另辟蹊径尝试挖掘他们也许存在的另一面,然而事实就是,我最终写下的也只是一个极短又极日常的篇章,可能看上去又像又不像他们,但确实是我理解中的一部分。


终于没忍住对这对下手了,算是一贯的短打风格。先冒出来的是句子,拼凑穿插才让一点点结构清晰,有的地方也许衔接不够,也是一贯思维的问题。打出这一点点东西其实反而有点费力气,单纯的日常或是细节是喜欢却又不好操作的的那种,远不如有故事性的可以快速推进情节,前车之鉴就是电脑里存的那几篇敲了一半或是几分之几的文字。不过坚持琢磨少拖沓的话,灵感来了倒也没那么难。

 

其实只是想写写在曼城冬天的一个早晨醒来的莉亚,迷迷糊糊里有点想通了他和某缸的关系,而我借题发挥,穿插点这些年的片段放在毛毛熊莉亚的脑袋里。

 

短短的不像撸洲的撸洲,见谅。

 

谁管那五亿啊,至少我能多敲几篇故事对吧


评论(6)
热度(46)

© 深蓝的二三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