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的二三事

只是想起你的模样,就好像听到你说“今生就此别过”。

再不写点东西感觉就要废了。

非常惭愧,没好好读书写东西,浪费了自己一贯地优越感与平常心,还好昨天去书店逛了半天,拣回一点融入感,又刚好在书店里收到弟弟发来的消息,是因为发了关于读书的动态才认识,当时就会觉得有种微妙的“宿命感”,另一种水滴融入水里的感觉。开心是刚刚走到车站就来了自己要坐的那趟车,是走了一路没下雨不太热妆也没花头发也没乱,些微遗憾是想要的两本书一本没有新的一本和店员从一整排书架找过去都找不到放在哪里了,还有无法归类的,是走出书店等车的公交站牌,有个老爷爷全身跪在地上乞讨,从包里翻了半天找出点纸币给了他,会觉得人生真的艰难啊。

处在情绪反复的过渡期时常常经历这种感慨,有时候又回到话还没...

🌹🌹🌹

哇,我马一下

萝卜诺亚: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跪

スパークル:

目前个人觉得最震撼的本是一亿的『克尔凯郭尔存在主义』


这本实在太深度了(可以写论文的深度),几乎超越一切同人本(个人谈)。连本里的画面都跟标题的克氏存在主义三阶段(感性/美学的,理性/伦理的,神性/宗教的)一一对应,尤其是三段逐步进阶时所必须的“信仰飞跃”过程的表达


简单挑几个例子(以后有空可以详细写写)


山治「明明你中午的时候根本就不让我碰」

↑ 感性阶段「此阶段的人以享乐为人生目的,身为追求爱与性欲的审美家(对应山治开头看女士们的照片),并且通常...

又大一岁啦,感谢大家又一年的照顾,拥抱每一个人❤️

就随便发一下……

跟肉讲了才发现,啊,是这样啊,原来不是不在乎,其实是在乎但没有得到,索性就不在乎吧。可能就是这样妥协不了的人,不是完整的不是我想要的,那情愿一点都不留。没有开始哪里来的结束,丧失乐趣也认了,就是妥协不了。有时候想想会觉得很有意思吧,明明该是“这样”的东西结果最后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理想化了,倔强如我哪里能认命,一辈子都认不了。也是因为没有变成那样的人才会有“是不是变成那样会比较开心”的想法吧,也许换了位置又会想些别的,大概是乐此不疲当“站在桥上的人”而不自知。而承认一些不愿承认的事总是带来撕扯一般的感觉,可当发现承认后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反而坦然了。及时行乐啊,可能是因为忘了这个道理而时常觉得痛苦,一...

昨天其实没来由的有点难过的。想到曾经给三儿看一条po,叫“朋友之间是怎样淡下来的”,会想到她,还有其他很多人。最后一个人默默整理完一章笔记跑去loop纪念,青峰唱到哽咽的live。我那个时候在心里说的是“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这是好像怎样都无法避免让我非常害怕的一件事。刚刚翻公众号里的历史消息,看到15年的最后一篇推送竟会忍不住奇怪,我都不记得我自己写过这样的话啊。

“还记得最初关注这个公众号时自动发送的那句话吗?
【愿你的一生都有包容和陪伴,总有那个人陪你不睡,愿你的漂洋奔波都是值得,从前的一切你都记得。】
我都记得,愿你也记得。
哈尼说孤独是与生俱来的,知道每个人都是这样就会觉得坚强一点。
我们总...

不做成功的人,不做幸福的人,不做快乐的人,仅仅是做一个人。

我从来都不觉得“死亡”是一个应该被避而不谈的话题,大概是这些年它或多或少在我周围的周围以及更远的地方不断上演。

微博上一条po问至今还支持你活着的理由,我想了想,觉得一直以来都是那三个:怕疼,怕丑,怕还没来得及把书送给我的朋友。想想其实挺可怕的,任何一个理由都不是对生的渴求而是充斥着“准备工作”一般的急促。

和Dave聊了一学期,当然更多的是我在说他间或引导。我说我其实承认,很多事情终其一生都无法治愈,所以我放弃了,想试试那样是不是会更幸福一点,结果还是没找到出口。有一半的时间可能我都是在边哭边说,挺糟的场面,至今不愿去回想,而唯一坚持强调不退后的事就是不吃药,“假装”总是一个很可怜的词。

我也从来...

想到每次晚上出去扔垃圾,扔完之后绕着这一片街区走一圈,风很冷,空气吸进肺里是一片冰凉,肉走在我旁边,她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市中心的步行街偶尔深夜敲架子鼓的人连刺青都很可爱。

世界总是很丧,已经尽量不让自己去想了,不指望变好,但是至少别太糟。

没有什么好运气分给别人,就吻额头吧,愿你每夜都好眠。

1 / 22

© 深蓝的二三事 | Powered by LOFTER